headerphoto

水灾补偿款是受灾村民的救命钱

2020-06-19 13:37

2006年,金峰经济开发区开始平整土地、道路施工。然而因没有来得及修缮相应的排水沟,导致附近的五里沙村逢雨必淹。2006年8月,大雨引发水灾,120多户五里沙村民的香蕉园、房屋、池塘等不同程度受损。近日,记者来到天宝镇五里沙村,村民们纷纷向记者诉说。

为什么2006年发生的水灾,2007年拨付到镇里的赔偿款直到今年年初才下发?对此,2007年上任天宝镇的党委书记苏国伟表示:“主要是村里在处理,村里的干部也换了几茬了,他们没有汇报,我以为解决掉了”,“作为书记,没有管那么细,应该负一定的领导责任”。

2006年发生的水灾,直至2013年补偿款才发给村民。村民不免会发出为什么我们的权益会被侵占8年之久?他们质疑:“八年来,各级领导有没有想过这些受灾的灾民?”甚至有村民提出疑问,“是不是上级领导将赔偿款故意扣留不发放?”

而隔天,当记者再询问41500元具体拨付给谁,有没有经过核实、公示时。韩部长此时又称,经过了解后,41500元是用于结算2006年村里清理淤泥、消毒等费用,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相关的凭证。·

记者了解到,灾后,金峰开发区随即下发了一笔20万元的水灾补偿款,受灾的村民们原以为很快能拿到补偿款,可钱却迟迟没有下发。村民们随即向金峰经济开发区反映情况,开发区回复称已将赔偿款拨到天宝镇。可当村民赶到了天宝镇时,得到的回应却是要去找村里,而村里又称,偿款在镇里面,需要去找镇里

“这个钱8年前就该给了,几年来我们一直去讨,直到今年才发下来?”村民林建生是当年水灾的“受灾大户”,40多亩的鱼塘是他的唯一生计,但大水顷刻间将他的鱼塘化为乌有,林建生对此很不满。

8年以来村民们一直向村、镇反映,苦苦追讨,直至今年年初村民才领到8年前的赔偿款。村民对这”迟到“的补偿款表示不满,为什么我们的权益会被侵占8年之久?

“五间房子全被淹了,水位低也有60公分左右,最深的地方有90公分,院子里的墙也倒了”。记者在五里沙村走访中,仍有部分村民的房屋因水灾受损没有资金修缮,当年被水淹过的痕迹仍存在。“15000个煤球为什么才赔偿500元?我家的房子因那次水灾导致多处开裂怎么办?”村民林文丽家认为该赔偿款不合理,因此今年年初没有领取赔偿款。林文丽还介绍说,“当时村子里也没人来核实受灾情况,赔偿金额都是他们自己定的。”

关于2006年水灾赔偿款一事,金峰经济开发区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,2007年已经将20万救助款拨到天宝了。随后记者联系了五里沙村包村干部,天宝镇统战部韩部长,他介绍说,2007年10月,金峰经济开发区把20万赔偿款打到镇里的经济开发指挥部,当月就下拨了41500元给上报受灾情况与实际符合的村民,而剩下的15万元则存放在镇的户头上。

东南网漳州8月18日讯 近日,漳州天宝镇五里沙村的村民在《直通屏山》留言反映称:2006年,因金峰经济开发区开发土地,未来得及修缮排水沟,导致全村村民受灾严重。随后开发区下发了一笔20万元的水灾补偿款,可7年多过去了,村民们却迟迟没有收到这笔钱,致使受灾的村民一直无法很好地恢复生产。直到村民们不断的反映,今年年初这笔救灾款才持续发放下来,至今,仍有部分村民未领到救灾款。为何救灾应急用的钱却被拖了这么多年?村民们对此充满质疑。

关于村民林文丽拒绝领取赔偿款的事,天宝镇五里沙村的村书记林炳南书记介绍说,“村联委讨论决定从村老人协会中先转1000元补偿款给他们,但是他们没有接受”。已将林文丽的情况报给领导,下一步将与林文丽再进行沟通协调”。

一场水灾,将村民的生计冲走,村民原本并不富裕的生活,陷入更困苦的境遇。

记者在采访时得到最多的回应是“相关负责人已经调走“,”当时还没上任“,”村民上报的受灾情况与实际情况不符导致一直落实不了“。水灾补偿款是受灾村民的救命钱,作为人民的公仆,不管是当地领导是否更换,是不是都应该将村民的权益放在第一位?